当前位置: 主页 > 亚洲体育 > 正文

近代韩国的体育精神演变:从爱国主义到民族主义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4-08 05:13

1910年日本合并韩国前后,许多人为了逃避日帝的支配或是由于经济上的原因,移居到满洲、沿海州地区。这些地区不受日本总督府的直接控制,因而受到独立运动指导者们的青睐,许多独立运动指导者们以这些地区为根据地,建立武装斗争的独立运动基地。而体育正是他们建立独立运动基地、展开独立运动的人力上的、精神上的重要支柱之一。在展开独立运动的大目标下,体育的价值更体现在其军事技能上。因此,体育被当成培养独立军的军事训练的重要一环而被展开。

另一方面,这一时期流入日本思想界的文化主义对韩国在日留学生们影响很大。文化主义提倡“通过有意识的社会运动追求个人与社会的经济的、政治的、社会的发展”,强调对个人与社会、国家的有机体的关系的自觉,而这里强调的社会正是“民族”。在日留学生们正是基于这样的文化主义论,以有机体的民族、民族文化观等为依据,积极地向大众传播并鼓舞民族意识。他们强调要通过个人的人格发达以及内在成长去实现个人与国家、社会的和谐。1915年进入早稻田大学高等预科的李光洙曾说“只崇尚知识的时代已经过去,崇尚知识与健康的体格的时代到来”,从其描述中也可知道体育在这一时代的地位。以李光洙为代表的在日留学生们认为个人的体格强弱会影响到整个民族的发展,而个人体力的增强可以强化朝鲜人社会的内在力量,这也正是他们强调体育的原因及目标所在。与满洲、沿海州地区的独立运动指导者们强调体育的军事技能不同,在日留学生们更着重体育对个人完整的人格的影响,及个人完整的人格对社会、民族的影响。

但不管是满洲、沿海州地区的独立运动指导者们强调的“军事”体育,或是在日留学生们强调的“民族”体育,在被日帝殖民的韩半岛内,都没有生存空间。直到1919年三一运动发生后,在日留学生们强调的民族体育才以文化运动的方式出现在这个被殖民的空间。三一运动后,韩半岛内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在文化运动的名义下,培养体育界的实力,期望通过各“界”凝聚的朝鲜人社会的力量去接近、应对日帝的统治。他们充分认知到朝鲜人“作为朝鲜民族的一员,没有主权,作为国家公民的一员,没有人权”的现实情况,因而主张要守护属于朝鲜民族的朝鲜体育界。他们提倡的体育是以朝鲜人社会、朝鲜人民族为本位的,即民族主义体育。

基于这样的目的,在这些地区举行的运动会主要有三个目的:一是给韩人同胞提供文化共感,召唤同胞的民族正体性;二是宣传独立运动的大小事,获得更多同胞的支持;三是培养同胞服从规则、规律的意识,诱导更多人成为一个整体,积极参加独立运动。在这样的独立运动高涨的氛围下,抗日意识十分强烈,这一时期的体育凸显出明显的抵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