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亚洲电影 > 正文

日本导演竹内亮,他住在南京的理由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4-03 05:13

当他穿着休闲衬衫骑着共享单车穿行在大街上,或坐在路边小店里吃着鸭血粉丝汤,你不会觉得他和南京人有什么区别,但是当他坐在你面前和你说话时,有点生硬的舌头暴露了他的出身。不过,他没有日本人常见的鞠躬如仪和挂在嘴边的“请多关照”,反而有些不拘小节,比如因为记者早到了一会儿,采访就在他吃着三明治当午饭的时候开始了。

而且,互联网的风口一浪接着一浪,网络视频没火几天,短视频和直播又来了,他们做过尝试却发现最大的瓶颈是时间,以竹内亮匠人式的制作方式,一个月最多拍摄8集。因此《我住》虽然有些赞助和流量变现,但要养活公司9位员工、雇佣摄影师、支付在中日两国飞行的机票和路费等等各种开销,收支仍然难以平衡。因此公司又做了《东游食记》,希望这种美食节目可以更容易拉到广告和赞助。

是一个个漂泊异乡的故事

那么,竹内君住在南京的理由是什么?

内蒙古人苍国来13年前到日本,是第一个来自中国的相扑幕内力士——全日本实力最强的42个相扑手之一。节目中总是笑眯眯的他经历过巨大的危机。5年前相扑界曝出造假事件,涉事相扑手统统被解雇,只有他一个人起诉,胜诉的重要原因是他公开了银行账号,他不仅没有收钱在比赛中作假,而且大部分收入寄给了在中国的父母。在恢复名誉重登相扑台之前,他在专业橄榄球队里训练了2年,这段经历被人们称作“奇迹般的复活”。

《我住在这里的理由》节目组在拍摄现场,右一为导演竹内亮。

特别希望有个特别有钱的人

竹内亮请制片人赵萍拿来一套NHK《长江天地大纪行》的中国系列纪录片光碟,这是他和演员阿部力2010年的作品。“拍摄时我们沿长江走了6300公里,当时人们看到我们说得最多的是三句话:高仓健还好吗?山口百惠现在怎么样?小日本来了。”他说,“我有点震惊,没想到他们对日本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十年前。我和阿部力都有一个想法,拍一部专门给中国人看的关于日本的纪录片。”

说到喜欢南京的原因,他玩笑道:“因为南京人没有打我。”生活在南京的日本人人数大约只有生活在上海的1/200,但竹内亮从来没觉得不安全,而南京除了今年夏天的高温,其他都让他感到舒适:“这里既不像上海那么忙碌和商业化,又处在中国最繁华的地区,它的节奏快慢恰到好处,南京人也没那么追逐名利,这座城市很适合生活。”尤其是城市绿化好,这让他每天早晚骑共享单车上下班时少吃了很多苦。

他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以及在火车上丢了电脑,找回来当天再丢掉的马虎,在南京生活倒很合适。这座城市的性格中多了些悠闲淡定、宽和包容,甚至有点满不在乎,竹内亮说他很想做个“南京大萝卜”。

竹内亮说:“现在的中国充满着昂扬向上的气氛。我们拍摄过一位快70岁的日本老人岛田孝治,他在武汉开咖喱店很成功。老人说中国是一个拼搏向上的社会,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己年轻时在日本的感觉,很熟悉也很适应,他还像年轻时那样努力工作。”

在中国生活4年整,竹内亮觉得自己已经中国化了。在一期节目里,他们在日本的夜总会拍摄,竹内亮对着镜头用中文解说,一个日本姑娘大叫:“太厉害了,那边有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弹幕顿时覆盖了整个画面,所有人不约而同地调侃他:“假日本人!”

这个想做“南京大萝卜”的日本人发现自己掉进了自己挖的坑。以前在日本只管摄制,拍完了就可以休假,现在寻找选题、现场拍摄、后期剪辑、节目推广、网友互动、寻找赞助全要亲力亲为,如果忙不过来更新晚了,点击量就唰唰往下掉。在节目里,他是一个爱搭讪、爱撩妹的大叔,但在现实生活中,工作全年无休,压力无处不在,收入基本为零。大叔以前忙完一天爱和朋友去喝酒,现在年龄大了一喝就犯困,回家没法剪片子,所以不太敢喝,实在馋了就剪完片子半夜喝一点。